?

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將成為未來戰場的重要力量

發布時間:2019-03-19 19:08:28
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將成為未來戰場的重要力量

  在設想未來世界的戰爭時,人們很早就把人工智能元素融入其中:從中世紀的希伯來人傳說中有生命的假人,到赫伯特·喬治·威爾斯(H G Wells)的《地球爭霸戰》(The War of the Worlds )里那些火星機器人,可謂不勝枚舉。

  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將成為未來戰場的重要力量

  就連我們對冷戰最為黑暗的設想也融入了這種技術:在斯坦利·庫布里克(Stanley Kubrick)執導的電影《奇愛博士》(Dr Strangelove)中,世界之所以毀滅,就是受到了機器意愿的主導。

  

  但過去幾年,我們已經看到各種革命性技術如雨后春筍般走向繁榮,有可能令這些夢想中的場景成為觸手可及的現實: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現在已經站到軍事科技的最前線。

  

  目前,世界各地的沖突中使用的軍事系統對自動化技術的依賴度越來越多高。美國宙斯盾導彈巡洋艦就為防空和反導系統配備了自動化瞄準系統。而在網絡空間,自動化技術更是幫助敏感網絡防御大規模攻擊的核心手段,因為人類無法在足夠短的時間內判斷對方是否懷有惡意。

  

  對于很多處在設計階段的平臺而言,人工智能甚至成為了一項標志性功能。英國航空航天公司(BAE Systems)正在設計雷神(Taranis)隱形無人機,并有望于2030年服役,這款設備幾乎能夠全自動運行。

  

  140062723.jpg

  

  事實上,對于處在開發階段的各種攻擊式軍事平臺而言,能夠為人類操作員自動識別和挑選目標的計算機程序已經隨處可見。但至少目前看來,西方國家的軍隊仍然堅持了一項原則:所有的致命活動都必須有人類參與。

  

  下一屆美國總統將面臨重要決策:美國未來的軍事設施將在多大程度上依賴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奧巴馬總統已經于2012年簽署了一份研發和使用自動化武器的命令。在意識到此舉可能引發的道德問題后,奧巴馬在該命令中增加了一條5年的“日落條款”,意味著需要通過一項行政決策才能推進這個項目。

  

  正因如此,2017年的決策將會決定這個世界第一強國未來幾十年的軍事發展路徑。

  

  機器人在軍事上的應用前景已經令很多人產生了焦慮,因為科技發展經常會領先于我們的倫理和道德意識。公眾尚未對類似于終結者的戰地機器人,或者能夠自主決定攻擊目標的無人機展開廣泛而嚴肅的討論。

  

  國際機器人武器控制委員會、人權觀察組織和阻止殺人機器人組織(Campaign to Stop Killer Robots)都在通過各種努力積極改變這一狀況。他們呼吁徹底禁止研發自動化武器系統。

  

  至少美國不太可能接受這些觀點。五角大樓已經將機器人定義為美國在未來保持軍事主導地位的基礎。這也是美國國防部戰略家們所稱的“第三補償”的關鍵組成元素——每一種補償指的都是美國取得的開創性技術,美國隨后會借此占據多年的軍事主導地位,直到競爭對手逐步追趕上來。第一補償是核武器,第二補償是精準制導武器。

  

  “美國和所有西方國家都面臨軍事平臺和軍事人員的成本不斷增加帶來的挑戰。”英國英國皇家聯合軍中研究所軍事科學主任兼高級研究員伊利莎白·奎塔納(Elizabeth Quintana)說,“這將催生更加復雜的平臺,但數量卻會不斷減少。然而,數量龐大的人員本身也也是一種質量——第三補償戰略就希望使用機器人平臺來支持規模更大的傳統平臺,以便克服這一挑戰。”

  

  美國戰略家認為,機器人平臺將成為保護航空母艦等有價值的資產免受敵方廉價技術破壞的關鍵。為了應對中國的極超音速導彈或意大利海軍正在開發的大量小型爆破船,美國等地的軍事機構別無選擇,只能借助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技術。

  

  “人工智能的必要性不在于它能取代我們軍事體系中的人員,恰恰相反。”一位英國高級海軍軍官說,“我們需要更多的機器人和人工智能來保護我們最有價值的資產——人。通過這種方式避免讓他們陷入危險境地。”

  

  對于規模龐大、資金雄厚的國家來說,人工智能之所以很有吸引力,恰恰是因為它的高昂費用。這也正是第三補償戰略的核心所在。開發復雜的人工智能技術所需的高昂成本令對手望塵莫及。借助不對稱戰爭以及無人機和網絡武器等廉價技術的幫助,他們甚至與裝備最精良的對手獲得了平等對抗的機會。

  

  雖然距離人工智能技術的成熟還有很多年時間,但它所構成的道德擔憂和風險卻切實存在。支持者認為,人工智能可以提升軍事沖突的精準性,減少平民死亡和戰爭犯罪的發生率。但反對者卻指出,從設計角度來講,沒有任何錯誤是有意為之,而即使將具備部分自動化元素的機器人投放到戰場上,也有可能改變沖突的性質。

  

  例如,美國無人機從2004年就開始在巴基斯坦聯邦政府管理的三角地區針對基地組織頭目進行轟炸,但由此對當地輿論產生的影響直到最近才獲得軍方高層的重視。

  

  由于在沒有事先警告的情況下便在空中做出武斷的攻擊決定,難免會傷及無辜,這必然對很多當地人構成不可磨滅的心理創傷,并有可能在未來傷害美國利益。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及隨之而來的大規模信息戰爭表明,未來戰爭的關鍵在于控制信息和心理作戰,借此影響軍事專家所謂的“人類地形”(human terrain)——其重要性甚至堪比成本高昂的高科技致命平臺。

  

  機器人和人工智能將會如何融入其中,仍然有待觀察。

  

  “人工智能只是一個工具。”奎塔納說,“戰爭是人類發起的。我們已經在敘利亞看到,由人類操縱的平臺既可用于發動精準或深思熟慮的攻擊,也可以實施不加控制的戰爭犯罪。工具不是問題,如何使用才是關鍵。”


上一篇:我不是歸人,是個天涯過客 下一篇:合乎藝術的自然

? 东方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