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斜的夕光還沒有完全消退,但殘圓的月亮早已粘貼在湛藍的高空,周圍散落一朵朵純白的云朵。只是" /> ?

隕落夏日

發布時間:2019-03-19 18:54:49
隕落夏日
  

  等待讓夏日變得漫長。道路的曲折迂回讓夏空變得疲倦。重重復復的重逢與離別讓夏雨變的滂沱。未曾出現的風景讓夏空變得憂傷。來不及發生的故事讓夏風的選擇變得猶豫。
  
  --題記
  
  <1>
  
  西斜的夕光還沒有完全消退,但殘圓的月亮早已粘貼在湛藍的高空,周圍散落一朵朵純白的云朵。只是黑夜遲遲沒有來臨。
  
  我帶著耳麥半瞇著眼睛坐倚在陽臺的防盜網上,單曲目循環播放那首《離歌》。曾經的人和事倏地涌上心頭,鼻子一酸,世界便模糊了。在眼淚即將掉下來的剎那,我抬起頭望著頭頂那輪殘圓的月亮,模糊的視線漸漸變得清晰起來。只有頭頂這片藍天永遠是最美麗的,無論是在白天還是在黑夜。我在夕光中對著空氣微笑。
  
  緊握在手里的手機忽然振動了,一陣狂喜漫過心頭。小冰發信息來說:“每天都有夢想在現實中死掉。夢似夢,花非花,我觸摸不到夢想模糊的輪廓。在我笑的時候,是為了不悲傷,那么在我哭時候,又是為了什么呢?”
  
  她總是能把話說得那么讓人難過。一陣隱痛沖刷著心房,難道我們真的等不來奇跡之花的盛開嗎?生命真的被預言了么?在半空中飛翔的夢想真的斷了線了嗎?
  
  我不相信。我要等待。盡管每一秒的等待似乎都意味著萬年。
  
  <2>
  
  我不哭,不代表我不失望,只想讓你走得不那么勉強,往事交給我一個人收藏,偶爾看一看才不會害怕夜的涼,這一首離別的歌,我用心唱了又唱,如果你不懂我的倔強,聽懂懷念也一樣……
  
  --《離歌》
  
  隕落何方?我的夢。我的愛情。我的青春。
  
  昨天的逃避和迷惘,注定了今天等不來奇跡之花的盛開。
  
  我夢想著的大學,我連填報它的機會都沒有。六月這場人生轉折戰,我輸得徹底。
  
  韓凱,我的初三同學。他有一雙深如大海的大眼睛,看似簡單實為復雜,一不小心,很多人都會陷進去。
  
  三年前,在那個畢業的狂歡夏夜,他附身用動聽的嗓音對我說:“我喜歡你。你能不能等我三年?給我三年的時間我會給我們未來。”
  
  三年后,他考上了重點線,我上3A,用他的話來說,我只能上三流的大學。是的。三流的大學。只是在別人的口中道出,自己聽起來卻那么難過。這距離,每向你靠近一步,我都需要莫大的勇氣和支持。
  
  在填志愿的時候,本盤算著報他所報的那間重點大學隔離的那所三流大學。
  
  可是,離開你,是否比在一起更好呢?還是我需要換一種態度?
  
  最后,我把志愿的事交給我表姐。在有限的時間之內,何去何從,我用一種聽天由命的態度等待我的落腳點。
  
  <3>
  
  我開始在不同的城市穿梭,企圖用新的記憶模糊舊的記憶。
  
  在某個燥熱的夏夜,手捏著一個飲完的空可樂瓶,蹲在路燈下尋找自己的影子,韓凱的電話碰巧拔了過來,我顫喜地按了接聽鍵。
  
  當他沉穩的聲音說了那句:“你快點找個男朋友在你身邊照顧你吧!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
  
  我在電話這頭充滿嘲諷地笑了。你是真的不明白?還是虛掩你的故意?你是想間接告訴我,那個畢業的夏夜僅僅是你我兩個人的愚人節,所以那些話說得再真也是假的。
  
  呵呵…這有意的避開,這距離,那么長,那么大。
  
  如果我找到了男朋友,是不是就可以減輕你掩飾不住的愧疚?是不是你就可以和那個女孩名正言順和順理成章?你所謂的關心,到底你還是為了你自己。
  
  由一廂情愿編織的情感故事,我沒有勇氣自作多情將結局寫下去。
  
  曾經太美的承諾,只因為太年輕。
  
  我期待的風景來不及出現,未曾發生的故事永有沒有了發生的充要條件。
  
  隕落了,我心中的大學。
  
  隕落了,我的愛情。
  
  <4>
  
  乏白的天空,淋淋地下著雨,我打著雨傘,依然濕了衣角。我穿著一雙人字拖站在KFC的門口徘徊,里面有兩個人在等我。而這場等待是為了告別,我沒有辦法向你們瀟灑著微笑告別。但時間趕過來的告別,從來都是理直氣壯理所當然。時間在我們身上奪走我們的東西絕不奉還,就好像我們年幼的純真,或者還不止這些---
  
  小冰溫暖的微笑仍藏不住眼底的憂傷和彷徨。她輕輕地上前擁抱我。
  
  呵呵----這擁抱,是為了重逢?還是為了告別?我緊不住問自己。
  
  子洋也學著小冰那樣輕輕地擁抱我。我假裝很開心夸張地沖他們大笑,以掩藏我內心深處那份依依不舍的壓抑。
  
  我們互相說著分離這三個月以來所發生的那點事情,大家似乎都故意避開“未來”這個沉重的話題。
  
  當小冰問起韓凱的時候,我的眼淚大滴大滴地落進眼下的可樂里。
  
  我并不是為了他不曾兌現那個年輕的承諾而難過而是怕三年后你們會他那樣陌生,僅剩下“我找到男朋友與否”的話題。我討厭韓凱,他可以不愛,但他不可以用他所認知的愛去衡量我的愛。
  
  他們似乎心神領會地沉默給我遞紙巾,擦眼淚。
  
  那刻,我知道了韓海遠比不上他們在我心目中的重要。他那個披著謊言的諾言在這三年來我與小冰、子洋攜手相伴的日子面前,它就在那刻變得飄渺無所謂起來。
  
  最后的最后,我在KFC的門口一一目送他們在雨中離去的背影。我轉過頭看到了玻璃門里面滂沱的雨及下巴顫抖的自己。
  
  該走的,已經走了。不該走的,也已經走了。在這個夏季。
  
  <5>
  
  我趴在車窗上,望著玻璃外那些從不停靠的風景。什么都安靜地結束了。我把所有的心情裝進那個行李箱里,開始一個人的行程。
  
  子洋發信息給我說:“選擇,只意味著重新開始,別急著說別無選擇,別以為世上只有對與錯。許多事情的答案都不只有一個,所以,我們永遠有路可走,你能找到理由難過,那你也一定能找到快樂的理由。無論你在哪里,只要你拿起手機,我就永遠在你身邊。”
  
  他總能把話說得很漂亮,而小冰在內心深處仍有那藏不嚴的不安和深深地失望,她發信息來告別說:“九月。我們離散在天涯,自此,沿著不同的人生軌跡運行,各安天涯,各自悲傷。親愛的,我會永遠記得在最美麗的時光里,我遇見了你和子洋,你們陪我走過一段孤單而寂寞的日子。但只要你需要,我永遠會在那里。”
  
  我抬頭望了望湛藍的天空和純白的云朵,笑了笑。
  
  我們一直念念不忘的究竟是什么?我們一直念念不忘的是逝去的青春么?但所有的淚都隨風飄散了,最初的夢想亦然。隕落的這個夏日。現在我們所有的愿望寄托在下一個夏日吧。
  
  <6>
  
  那個九月。
  
  我南下。讀大學。
  
  小冰北上。打工。
  
  子洋留在我們的高中。讀高四。
  
  而韓凱,理應北上。讀重點。

上一篇:為你祈禱 下一篇:一念一生,一別一世

? 东方6十1走势图 口袋妖怪绿宝石493赚钱 重庆快乐10分 汽车音响改装店赚钱 用PPT怎么赚钱 澳洲幸运10 手机上怎么养兔子赚钱 河北11选5 返钱联盟怎么赚钱 福建快3 魔兽世界怎么赚钱换时光徽章 天津十一选五 支付宝翻倍赚钱软件 2013温网新浪体育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最小多少分 足球即时指数即时欧赔 网页街机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