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糖霜月色

發布時間:2019-03-19 19:06:54
糖霜月色
糖霜月色

從小,我就愛趴在窗臺上仰望夜空中的月亮,看它有時被云遮住,有時完整地旋轉而出。年輕的時候,認識了一位寫詩的朋友,他送給我幾句話,寫在卡片上:“我等過滄海變成桑田,我等過地球改換了容顏,最難等的卻是,一句溫柔的諾言。”他說我把自己保護得太好了,從不肯輕易吐露情感。一年春天,在豐沛的溪水畔,我引他看天上的月光:月亮被云掩蔽了,光華卻掩不住,亮透了整片云。我對他說:“看不見月亮的時候,也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含蓄的美不是更引人遐思嗎?”他沉默了片刻,微笑著說:“有時候,人還是要看見月亮,才知道它確實存在。”

我依然那樣生活,與許多人相識了又分離了。我依然相信含蓄的美。只是,年紀漸長,我發覺月亮特別好的晚上,會有特別喜悅的心情。我喜歡站在陽臺上,讓糖霜似的月色細細灑在身上,沐浴在光亮里的肌膚顯得晶瑩柔和,整顆心也變得柔軟了。除了月亮,與我最親近的要數弟弟那三個孩子了。他們小時候,都很依戀我,像我依戀他們一樣;但上學之后,就變得矜持了,不再那么肆無忌憚地黏著、纏著我。不過,我給他們講故事時,上小學一年級的侄女還會靠過來,一點點滑進我臂彎,整個人縮進我懷里,像貓咪一樣乖順;我和他們走在路上,用手輕撫著上四年級的侄兒的面頰,他也還會把整個頭都倚在我掌中,讓我托著他的頭走路。

從前,他們每到吃飯時間,便嚷著:“要和姑姑坐!”甚至爭到淚流滿面。可是,過完暑假,再見面吃飯,兩個孩子都離得遠遠的,說:“我長大了,不用跟姑姑坐了。”

我忽然被冷落,若有所失。然后,我發現他們找到較含蓄的方式表達情感:變成貓咪一樣乖順,或是讓我托著頭走路。像是一個秘密似的,我們都不說破,說我們仍然彼此依戀。

倒是最小的那個侄兒,還不滿三歲,也沒學會含蓄。他每次來我家,都要來個擁抱:我俯身抱住他,他四肢緊緊抱住我,結結實實的擁抱。他口齒不算特別清晰,該說的話卻也不落人后,和我說話時,喜歡雙手捧住我的臉,眼睛對著眼睛,以確定我在聽他說話。
一個中秋節,他們全家來我家,吃過晚飯,我趕著去電臺做廣播,換好衣裳打開房門之后,小侄兒一晃一晃地走進我房間,一邊揉著鼻子一邊看著我說:“姑姑,我喜歡你。”看起來漫不經心,說完就往外面走,只留下又驚又喜的我。我親親他鼓鼓的小臉蛋,便出門去,一路上都在想,兩歲多的孩子已經可以明確表達自己的情感了,為什么成年的我們反而如此艱難?
我們花了半輩子才學會的,兩歲半的孩子其實已經會了:愛得及時表白。

上一篇:月圓之夜時 下一篇:嶺上開遍映山紅

? 东方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