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越邊境一日游

發布時間:2019-03-19 18:56:37
中越邊境一日游


        2015年7月5日,又逢周日;結束對廣西欽州市的中國廣西東盟商貿城商務考察,因是夜航班機返浙,尚有一整日空暇之際,隨與國民、佳鋒、江總經理和越南語翻譯林小姐一行五人,到廣西東興市及越南芒街作短暫行。返浙后對一天短暫行所見所聞,特別是對所接觸到的少得可憐的越南文化和越南民間民眾交流,作了數日深思,并查詢相關越南歷史、文化資料,故而形成此文。

  (一)
  欽州出發。上午八時整,一行五人離開下榻的欽州市白海豚酒店前往中越邊境小鎮——東興市。豐田商務車沿G7511欽防高速向西南前行約九十公里,行時約九十分鐘。

  仲夏的南國大地,顯得寧靜,安定,和煦。高速公路上,駛向邊境方向的同向行駛車輛稀少,以至于行駛一、二十公里才會趕超一輛廂式小貨車或集卡車,這與江、浙一帶高速公路密集的車流形成鮮明對照,看來中越邊境的經濟、人流仍然并不興旺。公路兩旁,是起伏連綿的丘陵,幾乎看不見一家工廠。有的是青山,綠水,藍天,白云,民居,構成一幅綿延近百公里的風土人情全景畫卷。如果借用蘇東坡的赤壁賦:“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所共識”來描寫我們在沿邊公路游覽的心情那是恰當不過了,也真可謂大自然之美藏于每一個角落,路遇即可,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愜意!

  (二)

  初入東興。下高速過收費站,前面是邊境檢查站,數位邊防武警戰士正在逐一檢查來往車輛和人員。一位長相特別帥氣、完全可以成為影視名星的武警戰士在向我們機械地行軍禮后,態度不冷不熱,照例是例行公事,讓我們拿出身份證,并詢問何處而來。同行中某人的身份證放在商務車后備箱,正欲下車去取,我的一句:“哇,好帥的大帥哥,少見的大帥哥”,使得這位武警戰士立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揮揮手示意我們可以通行。

  東興位于我國大陸海岸線最西南端,東南瀕臨北部灣,西南與越南接壤,與越南芒街市隔河相望,是廣西及中國大西南通往東南亞最便捷的海陸通道,亦是中國與越南惟一海陸相連的口岸城市及中國京族惟一聚居地,建于明而盛于清,至今已有四百余年歷史,因其興于北侖河東岸而得名。

  北侖河發源于廣西十萬大山,下游流經中越邊境。橫跨北侖河的中越友誼大橋架接兩國民眾的友誼,是兩國關系發展的象征和縮影。老一輩東興人曾留下名言:橋通則興。在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東興成為中國與東南亞及美、日、英、法諸國的主要通商口岸,中外商賈云集,商貿、金融、黃金貿易十分活躍,素有“小香港”之稱。如今,東興口岸已成為國家一級口岸;中越友誼大橋亦成為一條國際貿易、邊境貿易、跨國旅游的大通道,是中國第三大陸路口岸,據資料介紹去年進出境人數逾三百萬人次。

  因行程安排,時間不容我們游覽東興市容,徜徉東興街頭,匆匆忙忙直奔東興邊境口岸。

  還在駛往邊境口岸的沿邊公路途中,我看到了曾經大名鼎鼎的國民黨元老級人物“陳濟棠”故居的石碑。真沒想到這位即傳奇又復雜,即剿共又援共,即是軍閥又興辦教育,即是粵、桂的南天王,又是粵、桂的民族工業的倡導者的陳濟棠就出生在這里。有些歷史是應該永遠銘記的,面對不可磨滅的歷史痕跡,我不禁感慨萬千。

  (三)

  中越邊界。東興口岸位于東興市區,北侖河東側,其對應口岸是越南芒街口岸。據資料介紹1958年建立國家一類口岸,是我國邊境線上的重要口岸之一。東興口岸過去曾是我國援越物資的輸出通道,1978年關閉,1994經國務院批準重新開放。

  我們的商務車直接駛入口岸聯檢區停車場。口岸聯檢區分為左右兩邊驗證出入境,右邊是出境區。江總經理與翻譯林小姐在邊防武警官員陪同下,帶我們從聯檢大樓廊橋下車輛出入通道穿過,進入中越友誼大橋頭中方一側等候,他們倆隨武警官員去辦理出境手續。

  我環顧四周,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中越友誼大橋。經查詢資料得知,此橋記載著中越兩國的歷史愴桑,1958年5月25日,“北侖河友誼大橋”竣工通車。1960年秋,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陶鑄視察東興各族自治縣(當時東興縣屬廣東省轄),到“北侖河友誼大橋”察看時,把橋名改為“中越友誼大橋”,并親筆書寫橋名刻制在橋頭牌樓橫額上。1978年2月17日,中方正式宣布對越進行自衛還擊,2月20日下午6時許、8月19日凌晨,越方兩次用烈性炸藥炸斷“中越友誼大橋”。1992年,中越兩國恢復關系正常化。經協商,決定在斷橋原址上按原規格重建大橋。1994年4月17日,由中方出資修復的大橋建成通車,被命名為“北侖河大橋”。

  大橋中央有用黃色油漆標示出兩國邊界的分界線。我不由自主向前走去,當雙腳橫跨于分界線上,瞬間體會到同一時間一身置兩國的奇妙感覺。雖也曾幾次出過國,每次出境都是從機場離境,體會不到這樣的感覺,唯有一次去云南瑞麗旅游,在一寨兩國處,近距離體驗過邊界,但也沒有雙腳橫跨兩國。據說凡來這里游覽的游客都忘不了站在分界線上留影紀念。

  橋頭靠中方出境通道,豎立著1369(1)號國界碑,界碑上刻有鮮紅的國徽和中國二字,我在此莊嚴地拍攝留影。資料介紹,1369(1)號于2001年12月27日設立,中越邊界陸地新界碑由云南為起點,由西向東計數,位于東興口岸的這塊界碑為第1369(1)號。此處界碑為界河雙立界碑,以北侖河主航道中心線為國界,雙方各退相同的距離在本國河岸上立界碑。越方一側相應在距離北侖河大橋上國境線相同距離的越方一側橋頭東岸設立了1369(2)號越方界碑。

  1369(1)號界碑處原來豎立的是大清國五號界碑,此碑高1.7米,寬不過0.7米,厚0.4米。是光緒十三年二月(即1890年4月14日)欽州知州李受彤所立。此碑已過100年歷史。根據史料上記載,1885年6月9日,清政府與法國于天津簽訂了《中法越南條約》,條約中承認法國占領越南。此處界碑為界河雙立界碑,以北侖河主航道中心線為國界,雙方各退相同的距離在本國河岸上立界碑。隨著2001年1369號界碑的設立,大清國界碑已經失去了界碑的意義。目前系防城港市文物保護單位。
  在等候辦理出境手續期間,我站在1369(1)號界碑處,一度陷入深深的沉思中,心潮澎湃。耳邊仿佛傳來了隆隆的炮聲,響起了進攻的沖鋒號;繼而又傳來悠揚的音樂和歡樂的笑語聲,彼此交替著;頓時我失去了時空概念,無法辯別歷史與現實。
  (四)
  進入芒街。在不太灼人的陽光下,等候了近一個小時,終于辦妥了進入芒街的各項手續。其實出境手續也就是薄薄的一張十六開紙,上面記錄著五個人各自的身份信息及各級有權審批人的簽字。就憑著這么一張紙,可以合法往來兩國。但也別小看這張薄紙,一旦丟失在越南,就會有麻煩,回國說不定就得偷渡、非法越境,呵呵。也就在這時,我突發奇想,姑且先不說古代時國與國之間交往,是如何首次實現順暢的語言交流(后來有翻譯可理解),古時的邊境地區出入境和國與國之間人員往來需要履行什么樣的手續?是不是也有護照或往來通行證?帶著這個疑問,我到百度去尋找答案,俗話說的好“有問題找百度”,但百度仍給不了我任何答案。
  帶著這張薄紙,在中方武警中校警官的陪同下,走向北侖河上的中越友誼大橋,跨過主航道中心線黃色標示帶,終于出國了(呵呵,當然不是第一次)。在越南邊檢部門,中方武警警官與越方警官打過招呼后,未加查驗薄紙,我們順利進入越南國的芒街。芒街是越南北方靠近中國的一個小鎮,屬廣寧省海寧縣,位于越南東北部,東臨北部灣,西接諒山、河北、海興、海防等省市,北與我國防城港市接壤。據資料介紹,芒街面積520平方公里,人口10.8萬,共有17個行政單位(7個坊,10個鄉)。主要民族為京族,而我國五十六個民族中就有京族,是我國唯一一個以漁業為生的少數民族。據史料記載,我國的京族,歷史上稱為“京”、“越”或“安南”,1958年,經國務院批準正式定名為京族。
  京族的祖先大約在十六世紀初由越南涂山等地漂流而來。我國京族地區與越南毗鄰。我國京族有自己的語言,但語言的系屬未定。沒有文字,絕大多數京族人通用漢語(廣州方言)和漢文。
  芒街所在的廣寧省經濟比較發達,是越南新興的經濟特區,擁有越南北方最大的邊貿市場。
  進入芒街邊關始起,我所見到的越南男姓成人公民,一個比一個帥氣,而且是普遍現象,其長相與我們漢族人又并無二致,走在大街上你根本無法區分。這大大出乎于我的意料。邊境地區兩國的民宅基本沒有太大的明顯區別,所不同的只是越南民宅屋頂上金星國旗清晰可見。這可能也是越南民眾的愛國表現吧。
  (五)
  徜徉芒街。因有中國邊防武警官員的安排,越南邊防警官給我們一行五人安排了一輛港資娛樂商務公司的豐田商務車,駕駛員兼作導游,進行了一次非官方的“對越訪問”。駕駛員是一位身著白色襯衣職業裝,打著領帶,有著近一米七幾身高的非常英俊帥小伙子。我曾仔細察看過駕駛員的職業裝,其服裝面料質地尚好,完全好過國內大部分旅行社駕駛員的工作服;白襯衣的面料甚至好過我所服務的銀行的工作服,令我嘆息不已。
  通過翻譯得知,駕駛員名叫武玉粧,今年33歲,家中有3個小孩子,曾經在中國廣西南寧留過學,但不會說中國話,對我們非常的友善,在后來的進一步交談過程中,對其有全新的認識,這是后話。武先生現供職于香港人投資的一家港資企業,其家在芒街市中心。
  商務車駛離芒街市區,沿著一條類似國內縣道的柏油馬路,向南行駛。出市區就是一片平原,沒有山,沒有丘,一馬平川,公路兩旁婆娑樹影。透過樹梢間隙,可以看到不遠處農田里正在作業的農民;公路邊偶爾可看到悠悠閑閑的、仨仨倆倆的黃牛在溜達啃草,一副閑庭信步;好一派寧靜、祥和,田園風光盡收眼底。要知道在近現代史上,這可是一個曾經連續經歷過抗法、抗日、抗美、南北戰爭、越柬、越中達上百年戰爭洗禮的國度,戰爭的炮火聲漸漸熄滅才不久,可以說戰爭史是這個國家的大部分歷史。
  縣道一直向前延伸,延向大海邊。從公路兩旁村莊民宅建筑風格和使用的建筑材料看,芒街市轄下的農村生活水平較好,可能好過國內東興市轄下的農村生活水平。
  我不了解越南農村經濟體制和分配制度,作為社會主義大陣營里的一員,集體經濟應該是曾經的基本經濟制度。我國實施改革開放后,越南開始實行革新開放。兩國在這點上,表面看用詞不一,其實質完全一致。據說越南實行革新開放后,經濟有了較大發展,老百姓應該得到了實惠。所以,我才能觀察到芒街市鄉村農民較富裕的生活。
  大約行駛了二十余公里,我們來到了海邊。這里是北部灣的海邊。綺麗的北部灣風光逞現在面前。海面是平靜的,幾乎沒有洶涌的浪濤;但不可否認,太平洋洋流影響,寧靜的海面下面暗流涌動著,時不時還會有臺風卷顧,掀起滔天巨浪,這是必須面的現實。沙灘上有漁民在對漁船、捕魚工具作整理;而更多的是來芒街觀光旅游的中國公民。多么祥和的氛圍,多么美麗的北部灣啊!……
  我登上海邊的擋浪墻,面向北方,遙望著海的那邊若隱若現的高樓大廈。那里是我的祖國。
  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望著祖國,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下來。此番心緒也不是三言二句能夠說得清楚。從欽州到芒街,一路走來,看到的是兩國邊民共同生活在寧靜、祥和的環境中。
  我站在擋浪墻上默默地許著愿:愿炮火與屠刀下鮮紅的血,不再出現;愿炮火與炮火對峙的悲壯,不再發生;愿兩國邊民永遠可以在美麗的大海邊自由自在地散步;愿兩國邊民始終可以津津有味地吃著香甜可口的飯菜;愿兩國邊民永遠可以享受安寧與幸福。中越兩國曾經是同宗同祖同文化,我們兩國都不需要戰爭。
  (六)
  茶古教堂。在海邊逗留了半小時余,我們從原路返回。途中在一基督教堂作了參觀。這是一處修建于十九世紀的法式教堂,據說百年前是法國人在芒街茶古建筑的教堂。教堂歷經百年戰火和時間的考驗,依然保存完整。1994年,教堂曾進行過修茸。修茸工程很好地做到了“修舊如舊”,教堂外部保持著古舊斑駁的歷史遺痕,甚至連教堂頂部雜生的植物也未清理。幾十座真人般高、雕工精細的漢白玉耶穌故事雕像被安放在教堂四周;透過窗戶看到教堂里面的地面凹凸不平,木制長條椅子非常陳舊,布局陳列,同我在菲律賓一處教堂所見到的非常相似。庭院里的鮮花爭奇斗妍,開出不一樣的精彩。我們圍繞著教堂一周,發現教堂區域里空無一人。走著走著,我突然產生了一個想法,為什么當年法國人要在這里修一座挺大的教堂,這地方看上去有點偏僻,距離芒街市區有十多公里,人員往來做禮拜是很不方便的。實在想不明白。百多年過去,法國人走了,留下了殖民地的遺跡和上帝在村民的心里。導游武先生告訴我,這里的禮拜照常進行,村民們做禮拜可以托兒帶女,席地而座。教堂外可聽到朗誦圣經的聲音在安靜的村莊里飄蕩。信仰在延續。我是無神論者,嚴格意義上來說我沒有宗教信仰,這在西方文化理念來說是不可思議的的事情。如果一定要說受到宗教影響,中國化的佛教對我的影響可能更大一些,但影響我的這個中國化的佛教又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佛教,是什么說不清,我自認為是介于佛教與迷信之間說不清的什么玩意兒。大多數國人中的善男信女們可能都是處于這樣的一種狀態,心中只有抽象的“菩薩”,一邊念念有詞,“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一邊從事著有違、有諱教義的行為,當發生了不如人意的結果,很多人又都會歸集到因果報應。而對基督教的認識與了解,我更完全是空白的。為了弄明白百多年前,法國人為什么在越南北部靠近中國這么偏僻的地方修建教堂這個迷,我只好查閱、學習相關的基督知識。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嚇一跳,豈止嚇一跳,驚出了一身冷汗。原來基督教的發展歷史就是一部充滿血腥戰爭屠殺和權利爭斗史,思想和信仰的控制史。上帝,福音都是華麗的外表。我終于明白了法國人為什么在靠近中國邊境地區修建這么一個教堂。
  (七)
  越澤餐館。教堂出來,已是午餐時分,司機武先生提議去就餐了,隨之帶我們到了一個完全類似國內農家樂的莊園里小憩午餐。
  這里臨近北部灣海邊,集中了五六家餐館。我們隨意進入一家餐館,翻譯告訴我這家莊園餐館名叫越澤餐館。餐館地處海涂邊,帶“澤”名命恰如其分,但奇怪的是“越”字,我們一行身處越南,卻又是來自越國故都,真是無巧不成書;這樣的巧合,也許是冥冥之中上帝刻意安排吧,因為我們剛從教堂出來。
  乘大家點菜之際,我悠悠閑閑地在莊園餐館里轉蕩著。餐館室內大廳結帳吧臺后的正上方墻壁上,懸掛著印有越南文字、大小與國內基本相同的三張證照,明眼人一看就能想到是營業熱照、稅務登記證和衛生許可證之類,通過翻譯詢問主人,果不其然。看來中國的經濟制度在越南是得到了真傳,就連證照的懸掛方式都無二致。
  吧臺的后面是通往餐館的廚房間。廚房間呈長條型,不大的灶臺上安放著三、四個爐灶,廚師是一位有四十歲上下的中年婦女,正在聚精會神地恾碌不停炒著蔬菜,烹飪海鮮,旁邊有三、四男子在干著切菜、剖魚等廚師的下手活。我在旁仔細一看,鍋里炒的正是空心菜。國內餐館的廚師鮮見女性掌灼,不知道越南的廚師是不是女性為主。我觀察到廚房間丶陳列和佐料與國內大同小異,并無特別之處;不同點,也是令我非常吃驚的是廚房間、灶臺上、地面處等,非常的潔凈,看不到油膩產生的污垢,衛生狀況非常的好。
  出廚房間后面是一個院子,走過院子,一字排列著數幢三、四層高的樓房。我隨意走進一憧樓房,見到一家三代同堂,其樂融融正席地而坐吃中飯,我點頭微笑作打招呼,一家人同時對我發出非常親切友好笑容。在臺檐邊樓梯口處,我發現一個牌位,黃紙紅字,木刻印刷,細看時,讓人意外的是除了那些如道士畫符一般的符咒,更有熟悉親切的方塊漢字,「大神力金剛」、「定除災金剛」、「鬼鎮」等,在芒街已看夠了那些歪歪繞繞加上音調的羅馬字———即越南所謂的「國語字」以后,意外地在這里碰到這樣一件與百姓生活相關的黃紙,沒有一個羅馬字母,親切之外,一股濃重的鄉愁立刻撲面而來。
  后來問越南導游,導游說不奇怪,越南無論城市還是鄉村,家家戶戶都有神龕敬奉祖先與神靈,與祭祀有關的幾乎都用漢字,還有貼漢字對聯的,如「祖宗功德千年盛,子孝孫賢萬代昌」、「福生禮儀家堂盛,祿發榮華福貴春」等。
  中飯是地道的中餐。圍坐在四方桌,長條橙,每人一套用保潔塑料包封了的統一洗潔的碗碟勺,品嘗著八、九道螺、貝、蝦、蟹、魚及蔬菜,說著普通話;此時此刻我并沒有置身在國外的感覺。正是奇怪,在越南北部的餐館所使用的餐具,居然完全與國內相同。
  席間,通過翻譯我與司機武先生作了交流。鑒于當代我國曾經支援過越南抗法、抗美援越,也與西貢南越當局發生過西沙之戰,與統一后的越南發生過二次合計長達數年的邊境地區軍事戰爭(我國稱之謂對越自衛反擊戰),我迫切希望了解越南民間民眾對中國的認識和看法。武先生對此的回答令我肅然起敬。武先生告訴我:那已經是遙遠的事情,這一頁的歷史早已翻過去了;兩國的戰爭是領導人的事情;我有好多中國朋友,我的中國朋友每次來芒街,都住在我家里,歡迎更多的中國人來越南,來芒街旅游觀光。多么樸實、機智、精準的回答,這是一個普通的越南民間底層人士對兩國歷史關系的回答。
  更令我對司機武先生全新認識和感動的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用餐結帳約九百余元人民幣(人民幣通用,海鮮質量很好,價格不貴,低于國內),按照國內旅游景區的潛規則,導游司機有可能向餐館老板索要傭金、回扣,但我們未見到司機武先生向老板索取,帶著疑惑直接問了武先生,武先生的回答大大出乎意料,也深深感動著我們一行五人。武先生說,傭金回扣的事怎么可以做呢?你們是來自中國的客人,是中國朋友,再說如果我拿傭金回扣,不是會給你們客人增加負擔嗎?你們不是要多開支嗎?聽到武先生的回答,聯想到國內旅游業中的潛規則,我汗顏了,無言了。
  短短數小時閃電式越南芒街之行,回來后學習、查閱大量的越南歷史,讓我對越南有了新的認識。
  我們往往以為越南只是一個與我們比鄰的外國,但是事實上越南與中國的關系,比現今中國很多的地方納入中國的版圖更早。我一直將越南當作中國唐朝時代割據的『靜海軍節度使』藩鎮的延續。越南與中國完全可以說是同宗同祖同文化,漢字在越南民間依然傳承著,儒家文化根深蒂固。

上一篇:日子泛黃了 下一篇:茶花樹下的等待

? 东方6十1走势图 怎么样开挂赚钱 金多利彩票群 彩立方彩票首页 腾讯能赚钱游戏排行榜 支付宝红包活动赚钱视频 律师做什么最赚钱 大彩网苹果 湖北麻将麻将机怎么设置 逆水寒几开赚钱 梦幻西游军火商真的赚钱吗 猎魂觉醒鱼卖哪里赚钱 gta 线上 ps4赚钱 开通直播间怎么赚钱 乐购彩票首页 重庆网约车还赚钱吗 有哪些网络赚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