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空雁霜晨月

發布時間:2019-03-19 19:08:34
長空雁霜晨月

  幸福不需要背景,留下美麗的背影就行——題辭.

  長空雁,霜晨月

  初春的日頭,終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鵝黃的嫩綠輕輕淺淺的來,站在我庭院里的那些木枝上,在溫和的陽光里,探著它們的嫩芽兒,樣子是欣喜的。

  

  有時,看著窗外清淺的嫩綠芽子,站在那株鳳凰木的枝頭,一日日地來,在木枝上冒出一個個淺白的點,一天后,便著了些鵝黃綠的意,隨后兩天,便悄悄地長出了一片細細的葉,伸展了,站起來,舒適地沐浴在陽光下,泛著純真懵懂的眼神,于是,我總也以為,木葉亦如嬰童般可愛了,站在初春的枝頭,是有了向往,想要長大以后的生活,可隨后,我才發現,不是木葉想要長大,而是陽光下的那個枝頭,在經歷了寒冬,它只是需要春天的暖意,如此而已……端坐在時光的窗后,想起你青衣的身影,或許,也會如這嫩芽子似的,會帶來那些暖意,于是,心藏了一份歡喜。

  

  相信,經過了寒冬里的諸多日子,這個春天,某個日子不經意的一個轉身,便會邂逅了春天里你的溫婉,明媚,靜美無傷。就像一場花事,在春暖花開的地方,煎熬了諸多寒日,突然,在這個初春的季節,是滑落過輕薄如蟬翼的紗麗上的水跡,與我,溫暖相遇。

  

  我想要把握住你行將到來的匆匆的步子,在扶疏的花葉間迷離的光影中,在清涼的晨光悄悄的從我繞指間移過中,在長天的影投映在三月海的波心里輕輕的蕩漾中,在我時時的于花葉前走神的恍惚中,便在這永晝的光影里迷茫著,……我呵,是欣然地移動著腳步的,任縱橫的阡陌,在匆匆的日子里,搖曳如花葉婆娑……

  

  匆匆的,你呀,如飄忽的云。

  

  日子慢慢地過去了,我在日子地過去中慢慢的有些老去,而皺紋,也會像葉芽子,站滿我的額頭么?我不知道呀,是你的匆匆,還是我的駐步,詮釋了日子永不會為哪個人暫留!而我卻還能在原地等多久?因為,日子會象水一樣逝去了!

  

  我離開了長江源頭,我懷戀長江的水,而水邊的那群雁子,是否已經在向北飛去?

  

  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再見到你,還能不能像雁子似的,每年這個時候,都會在生命的旅途里回溯。

  

  我只是希望,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想象著,你如雁子飛過的時候,我不經意間,抬頭看了看,你在世界的另一端,裊娜靜美,讓我震撼,就是那種飛在清朗的云天里,彷如一行雪花掠過湛藍的天空,干干凈凈素面朝天的美。

  

  但我知道,我是不必欣喜的,也用不著感激的,只需把季節的好,抱緊在懷里,盡情享受生命給我準備的獻禮,安放自己青春的美麗,就當它是我久等的歸人罷。

  

  幸福不需要背景,留下美麗的背影就行。

  

  我想,你是懂我的。

  

  窗外,是淺藍的云,廈門的日頭在初春,是晴好而安暖的,春風淡淡,一早的東邊天云里,日頭已經顯現,在云頭,時不時的探出那張似曾相識的臉。

  

  今早的那只金絲燕應該已是離了巢出去覓食的了,因為我一早來我的庭院時,沒看見它滑過我窗臺的影子。

  

  聲聲雁鳴,是有人兒來歸,還是雁子們已從長江源頭的那個地方回來了呢?我張望那云上,有就要來了的它們人字形的行序,一行逶迤,就要去飛過你將要經歷的閱歷。

  

  歲月清淺,或許,你應該知道,我回望你的眸子里,是如此深情!

  

  是不是,你或者我,每年的這個光陰里,亦是如這大雁的遷徙,在南來北往的半途中,苦苦尋找那個在舊年的日子里丟失了的自己。

  

  有誰知道,這今春的光陰,得需要多少個流逝的匆匆,得需要多少個沉淀的秋冬,才能承受這再一次的春暖與花開,花好與月圓?

  

  有一種約定,是相約了卻無法相聚的約會。

  

  遇見,跟千年修行無關。很多時日,有些緣,是那樣清淺而永遠,就像一場煙花的花事,在天空燦爛一秒鐘,卻成了永恒的永遠。一世的熱情成就一秒鐘的深情,濃烈,妖嬈而美麗,愛過,希望過,幸福活過,……

  

  幸福,沒有十全十美,知足就好。

  

  饒雪漫說,我們就是這樣蒼老的,從時光的一端碾轉到時光的另一端,請別說再見,不需要再見!

  

  一年四季,從春到冬,年年如是,似乎都在重復著自己,沒有變遷,而自己所不知道的是,其實,我們的心里已經裝滿了曾經的滄海與桑田,每一滴水花,濺起的是自己真情的飽滿;每一片風花,綻開的是自己深情的豐滿。

  

  與其如此,我們何必與年少青澀的曾經,再也不見。

  

  請別說再見,不需要再見!

  

  時光終是淺淺的,暈不開情緒,在短暫的時光里,時不時的會萌生了希望的芽子,然后,在某一個季節來臨,終是會凋零了那些花瓣,每到那個時候,你還記得嗎?誰還是誰,留下了那時的暖,誰還是誰,涌起了那時的念。好些時候,是不經意或來不及的措手,失去了一段未必有份的緣。

  

  一生如能珍惜,只得一遇又如何!

  

  是呵,時光,終是會暈開季節的風景的,過了就過了吧,來了就讓它來吧。就像一首老歌,老舊的旋律,輕輕慢慢,不經意的聽了好多年,卻偶爾有一天發現,那首老曲子其實已經留在了心底的某個角落,深深淺淺,如一柸花泥,深埋在一壺青花的瓷瓶里,可以任開過的花凋零,可以任長過的草枯去,而那一抷泥,終究是不會風化的,長久的存儲在生命的某個角落;春光里的風景,當然會在某段時間,與荼蘼的花開在一起,在下一個季節來的時候零落,但有些日子里的瞬間,終是會和來去的日子糾結一起,就像這指尖的紋理,至死都還是與你一起生老病死!

  

  或許吧,生命本身就只能是一世一遇,如可珍惜,最好!

  

  但愿,在這春光的門扉打開的時候,與你,安暖相遇。

  

  倘是遇見,便是你給我的成全!

  

  抬頭,看看云天,姹紫嫣紅的時節還未曾盡至,而季節的風云終是開始在透著清白而湛藍的了。

  

  早春里,水天一色,云霞與雁字齊飛,春暖共花開同輝。

  

  或許,初春還是有些兒涼薄的,沉淀了上個年頭四個季節的閱歷,如今,點綴了一地嫩綠,是李太白情深意長的輕舟望月,是東坡居士左牽黃,右擎蒼的風發意氣,更是岳武穆直搗黃龍的八千里路云和月,點綴在這重頭開始的新季節里。

  

  初春尚有淡薄的冷意,然后,陽光下,是豐盈的青春,有放眼的鵝黃,有清淺的嫩綠,在漲著姿勢。風輕輕,我的枝頭,已是開始吹起了漫天的春來的喜氣,不算濃烈,也不算奢靡,但它們正以漂亮的步子,灑脫輕靈,連接今昔的天與地,為著那份執手的愛,去歡天喜地的長成,而我,亦是愿意置之死地而后生,義不容辭!


上一篇:我想握住你的手 下一篇:希望是這樣的一個女子

? 东方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