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努力是為了讓你的選擇更正確

發布時間:2019-03-19 17:45:28
你的努力是為了讓你的選擇更正確

 人生就是一張試卷,上面有很多選擇題,怎么選擇全憑你自己。縱使人生的選擇題沒有標準答案,選擇的時候也要遵從自己的內心,日后少一點后悔,也算不負此生。唯有這樣,你才會比任何時候都要努力,因為你想用行動去證明:你的選擇是正確的。

  與蘇錦重逢是在國展書會最后一天,彼時,我們已經有半年多沒有任何聯系了,本以為生命中再無交集的人突然出現在你面前,還說要請你喝咖啡,還是蠻訝異的。

  我們選了臨窗的位置落座,在卡布奇諾的香氣中,蘇錦說:“亞娟姐,我現在開始后悔了,當初就不應該聽我媽的建議,回家鄉做什么銀行系統的工作。現在我每天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情還要強顏歡笑地應對各種復雜的同事關系,真是身心俱疲啊!你說我現在該怎么辦?”

  蘇錦曾是我部門的一位編輯,半年前,因為工作上遇到了一些不順,加上她媽媽不停地在電話中跟她鼓吹在家鄉為她謀求了一份多么安穩的工作,于是,她動搖了。

  她提離職,我并不感到意外。她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很努力認真,卻始終跟別的編輯之間有點差距,這些我都看在眼里。

  但我能感覺到她是真心熱愛這份工作,都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我相信假以時日,她會做出成績來的,于是我試圖挽留她。

  “蘇錦,你不要急,你先不要跟其他編輯比,你跟你自己比,你不覺得你已經比剛開始來的時候進步很多了嗎?”我看著她說。

  她微微一愣,抬起頭來。

  “你之所以做書慢,只是因為做圖書封面的經驗不足,而公司對封面的要求又很高。可是你在寫方案方面、做版式設計方面進步都很大。

  “你不需要跟別人比,只要跟自己比,今天比昨天進步了一點,就算成功。”

  蘇錦是來提辭職的,她以為我會很爽快地答應,沒想到我會跟她說這些,一時她不知道該回應什么才好。

  見她沉默,我問她:“你大學是學什么的?”

  她回答:“會計。”

  原來她和我一樣,都是半路出家,學了別的專業卻從事了文字方面的工作。可見是對文字工作足夠熱愛。

  我讓她把母親和我說的話都拋到一邊,僅僅遵從自己內心的聲音,一周以后,再來告訴我走還是留。

  一周后,蘇錦選擇了離開,我當然尊重她的選擇。

  這半年多沒有她的任何消息,我想她應該是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并刻意避免跟我這個昔日上司聯系。所以,對于現在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并拋給我一個那么沉重話題的她,我一時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窗外,霓虹燈不停地閃爍,五彩的光映照在蘇錦施過淡妝的臉上本應熠熠生輝,但她眼中的焦灼與落寞卻讓她看起來疲憊不堪。

  我跟蘇錦說:“你的具體情況我不是很清楚,但我的故事或許能給你一些啟發。”

  年少時,關乎我人生的很多次選擇都是由父母做出的,我自己并沒有選擇的機會,或者說是我沒有賦予自己選擇的權利。

  中考填志愿時,父親讓我填了師范學校和重點高中,后來我的分數能上重點高中,他覺得我上高中考大學比較有出息。于是,我上了省重點高中。

  高二文理分班時,明明我喜歡文科,父母卻認為“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讓我選了理科。

  直到高考失敗,我的分數和本科無緣,父親覺得望女成鳳夢破滅,成天發脾氣。

  雖然現在在我看來,人生足夠漫長,如同一部厚重的書,高考只是其中一頁,不管考得好與壞,翻過去就是了。

  但當年,對十八歲的我而言,高考的意義重大,是決定人生成敗的分水嶺。高考失利,在親戚異樣的眼神和父親的責罵聲中,我體會到深深的挫敗感。

  在選擇復讀還是直接上一所大專院校時,父親選擇了讓我上大專,他擔心我復讀不一定能考好。這一點其實正如我意,我也懼怕重過一遍那種每天算著高考倒計時的黑暗日子。

  為自己的人生做選擇題,是從我離開父母身邊開始的。

  我是在揚州某大學讀的大專,揚州城風景秀美,宛如清新淡雅的江南美女,激發我很多創作靈感。高中時寫小說被父母認為是不務正業,現在進了大學,終于可以泡在圖書館讀喜歡的書,聽喜歡的音樂,寫喜歡的文字。

  跟單調又辛苦的高中生活相比,大學的生活豐富多彩又自由自在。美好的大學生活中,我給自己的唯一壓力是——我一定要考上本科。定這個目標,有兩個原因:一是我希望能充分利用大學的時間來提高自己,以彌補高考失利的遺憾;二是當時的就業形勢所需,用人單位傾向選擇學歷高的人才,我希望將來自己求職時不會因為學歷而被拒之門外。

  學歷更高意味著在求職時有更多選擇權和自主權,能夠選擇自己相對喜歡的工作。

  就像龍應臺在《親愛的安德烈》這本書中對安德烈說的那樣:“我也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就,而是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

  大二時,有了“專轉本”的機會,但是高昂的學費卻讓我有些望而卻步,畢竟家中經濟條件有限。

  我打電話跟父母商量要不要參加“專轉本”考試,父親說可以去試試看,考上后去不去上再說,如果我非要上,只能自己想辦法付學費。母親則堅決反對去考,說供我讀大專已屬不易,家里弟弟、妹妹上學也急需錢,我不能如此自私,為了自己的前途不顧弟弟和妹妹。

  歸根到底,父母并不支持我去考試,理由是沒錢支持我繼續深造。

  打電話的那個夜晚我失眠了,輾轉反側,左思右想,最終我決定去參加考試。

  這是我第一次違背父母的意愿,也是我第一次為自己的人生做選擇題。

  我無法想象如果當初不去考試今天會怎樣,我只知道,我從來沒有為這個決定后悔過。

  后來,我通過“專轉本”的初試和復試,進入一所重點大學。學費問題是我自己解決的,通過助學貸款和給雜志寫文章賺稿費,我順利讀完了大學。并且,在這所大學里,我收獲了一份難能可貴的愛情。

  也是從那次親自為人生做選擇題之后,我才真正學會了獨立。從那之后,雖然父母還是會時不時給我意見,但我僅作參考,每次做選擇的決定權還是在于我。

  大學畢業進入社會后,面臨的選擇就更多了——和他談了這么久戀愛,該不該和他結婚過一輩子?房價下降了,該不該在這個時候買房子?工作做得不是很開心,該不該選擇辭職?

  對于職場中人而言,最常見的選擇莫過于跳槽,這時,身邊的人會給你不同的意見,你有時難免會失去主張。

  就拿我上一次跳槽來說吧,那次選擇比以往任何一次跳槽都要艱難。

  我在那家公司創建了女性閱讀品牌“蝴蝶季”,從2008年1月出版第一本帶有“蝴蝶季”logo的圖書起,到2012年12月的整整五年時間,出版了上百本圖書,也培養了不少原創作者。我的五年青春時光在“蝴蝶季”綻放,我的愛好和夢想在這里發芽、生根,我對“蝴蝶季”有著難以割舍的深厚感情。

  因此,當新公司幾次三番向我拋出橄欖枝的時候,我猶豫了。

  新公司給出的薪水也不是很有誘惑力,跟之前的待遇差不多。此時,身邊的朋友、家人都勸我留下來,公司領導得知我有去意時,也表示來年給我加薪。只有作者們作為被拖欠稿費的受害者,支持我離開,說如果我到新公司發展得好,他們也跟著沾光。

  說實話,當時我真的左右為難,一時間難以抉擇。

  可權衡再三,我決定接受新公司的offer,但是提出了一個要求,希望不打卡考勤,不要求每天都去公司,實施彈性工作制。

  我提這個要求不是懶得去公司,而是希望如果新工作忙得分身乏術時,我能留有一點時間照顧家庭、陪伴孩子。再忙的工作狂也不能忽略孩子的成長,畢竟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

  雖然在新公司我享受的是彈性工作制,但實際上我比從前更努力。因為我要讓當時不贊同我離開的人,甚至對我的選擇冷嘲熱諷的人明白,我的選擇是對的。后來,事實證明如此,兩年的時間里我給自己交出了滿意的答卷。

  蘇錦聽我說完這些,似有所悟,她望著我,真誠地說:“亞娟姐,我明白了,我還是要自己做選擇,不要被別人的意見所左右。當初我要是不聽我媽的建議回老家,說不定現在已經做出一番成績了。實不相瞞,我已經辭了家鄉那份安穩但無趣的工作,準備重新做文字相關的工作,我的愛好在這里,我愿意用汗水來澆灌我的夢想,我想,我終有一天會成功,像你一樣。”

  “如果你說的成功是指遵從自己的內心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我可以做你的榜樣;如果你是指權力、財富、地位的話,我還差得很遠。”我笑了,繼續說道,“當然,后一種成功有的話咱也不拒絕。但我還是覺得,無論何時何地,做快樂的自己,能夠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比所謂的成功更重要。”

  人生就是一張試卷,上面有很多選擇題,怎么選擇全憑你自己。縱使人生的選擇題沒有標準答案,選擇的時候也要遵從自己的內心,日后少一點后悔,就算不負此生。

  而且,你會發現——只要是遵從自己內心做出的選擇,你一定會比任何時候都要努力,因為你想用行動去證明:你的選擇是正確的。

上一篇:贏得同情比給予同情更重要 下一篇:你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

? 东方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