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失落的夢

發布時間:2019-03-19 18:54:48
那失落的夢

  那年,她讀初二,換了數學老師,不再是她父親,父親因為年齡關系,不再跟班上了。新來的數學老師是她父親的學生。因為成績的好轉。她現在愛上每門課。尤其是數學。她不再是那個不及格的差學生。她在老師的眼里也已經是優秀的了。她的老師也奇怪的對她說,“你不是學不好呀,原來你只是沒弄懂呀!”她現在也變得活躍起來。盡管不再像以前那樣的自卑。可她還是不愿和任何人交往。她只在她自己的小小世界里。喜悅著,憂愁著。外界的一切好像和她是兩世。她深深地記著數學老師的那一天的話。

  那失落的夢

  那天,大家上課不是那么的積極。數學老師于是停止講課,又說著他上大學的事。她記得他當時的表情。老師放下手中的書,臉上露著笑。“你們不想做作業,那好辦呀,上了大學,你就不用了,連書包都不要,想來上課就來。沒事可以睡大覺。”她只是笑笑地聽著。不知誰問了句“大學有小說看嗎?”“有,什么樣的書都有。”接下來,老師又說了上大學的其他好處。她沒再聽進去。只記住了“大學有書看”。突然,一個想法從她大腦中冒出。她要上大學。可上大學前,她必須要讀高中。她心里盤算著今后的事。

  

  一轉眼到了初三,她還是像以前一樣,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書上。可最終沒能上高中。父親不讓,讓她報了中技。盡管她考的分數達到了高中的錄取分數線。可中技她落榜了。無奈,第二年只好再來讀。

  

  這一年,她更加用功了。因為是復讀,預選時,歷屆生要比應屆生多一百多分。那個和她從小一起讀書的校長的女兒。她父親早早給她另搞了一個學籍。她就不要這么辛苦了。可是她的父親沒這么做。在來復讀前,她就已知道,這一百多分要靠她自己來掙。父親什么也不能幫她。她只向父親提了一個條件,就是讓她讀高中。父親告訴她,高中的課程很難。她說她不怕,她可以笨鳥先飛。父親點點頭。那時,她是那樣的高興。忘了以后的路還長著、艱著。

  

  在大家一起學習的日子里,她自覺著,不要任何人去監督。同時她也不要別人影響她。當她的室友,吵鬧時,她是哭著說出她的夢。大家在她的影響下。再也不嬉鬧。還一起探討著問題。

  

  時間一晃,預選的日子到了。她考了536分,應屆生只要四百多點。歷屆要502.5分。她的父親告訴她分數時,不是直接的,而是拐彎抹角的。父親說學校只過了幾個學生,當時她正在收碗,緊張的心提到了嗓子上。她想問,又不敢問。在邊上著急的等著。父親看穿她的心思。最終慢悠悠的說出。她才松了口氣。可這只是第一關。還有一關在等著她,那就是中考。

  

  她為了中考,不曾看一次電視,不曾出去玩過一回。只在她的書房里。一天到晚的語、數、外。父親看到有她愛看的電視。叫母親去喊她看。她笑笑,就是不肯下樓。中考后,她考了528分。可老天爺并不憐惜她。她聽到的消息是,她被縣里最差的學校錄取了。

  

  那天,她實在不信,她自己跑去拿通知書。看到錄取的通知書上寫著XX學校。她差點跌倒。她沒哭。她看著周圍老師同情的目光。她默默地走了。后來她從別處知道了。她的分數比縣一中錄取分數線還高三分。可名額給別人了。也是她的同學,她外公在教委。可他們騙她說縣一中不收歷屆生。三中因她填的不是第一志愿,也沒錄取,所以才出現被XX學校錄取。回到家里,父親說他認識一中的校長,和他是同學。于是她還抱著那一線希望。

  

  轉眼開學的日子近了。父親沒去找關系。只說在離家近的學校上也是挺好的。而且學費也便宜。她沒爭辯,默默地隨父親在那個學校報到了。父親說的是實話,這個學校比一中一學期要少四百多元。而且此時父親也已退休了。家里環境并不好。她記得父親沒錢時的愁眉不展。她是不該再添負擔的。父親沒去找人,她也沒怨。父親是個不愿求人的人。這她早已知道,作為他的女兒,她是清楚的。她不會逼父親做他不愿做的事。她心里還是感謝這個學校的。她想,要不是這個學校,也許她已經無書可讀的。她是懷著感激的心的來報到的。

  

  往后的情景還是令她大吃一驚,她的語文老師是剛畢業的。數學老師是上課不帶書的,常被學生趕下講臺。任憑別的學生鬧,下次來時講幾句就走了。英語老師,告訴她,她最不好的功課就是英語了。她那時是莫名其妙,英語不好,咋還教英語呢?化學老老師雖說是個本科,可也是肚中有貨倒不出呀。她沒放棄。她想她可以自學。何況她答應父親一定要讀完高中。她一定要做到。她把她在小說里看到的一句話作為她奮斗的動力-----開弓沒有回頭箭。

  

  辛苦的三年,也很快就過去了。高考迫在眉急。她在校年年是優秀學生。會考九門功課,除了化學,是門門優。她為這還耿耿于懷。化學是她最喜歡的了。她不該掉以輕心。但她還是沒能改變她的命運。在高考的前一個月。她家里發生了驚天的事。她無心再學了。只想早點畢業。為家里減輕負擔。

  

  高考后,她被一個不怎樣的學校錄取了。在校報到后,她獨自一人來到江邊放聲的痛哭一場。從此后她再也不愿別人提她畢業的學校。


上一篇:相遇秋思淺 ,落花靜流年 下一篇:記得送我回家

? 东方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