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中趣事之情人節的不義之財

發布時間:2019-03-19 18:29:54
家中趣事之情人節的不義之財


      情人節卻偏偏被留著加班到八點鐘,李建文灰頭土臉的往家趕,可是到家了妻子秀美卻拉長了臉,李建文這才想起來今天是兩人結婚后的第一個情人節,沒給建梅買禮物,人家自然是不高興的。可是建梅也是得理不饒人,嘴里一直埋怨著李建文掙錢少人還小氣,還把那些陳年舊事都拿出來數落,嘴里停都停不下來。

 
  李建文聽不下去,一怒之下離開家。在街上走著,看到小便店有賣二鍋頭,心里癢癢的。他本來就好酒,可為了省錢硬是戒了。現在心情郁悶又想了起來。買了二鍋頭走到路邊,他正要仰頭灌兩口,手機響了起來。是秀梅,問他在哪兒?限他十分鐘內回家,否則她就打包回娘家。一聽這話,李建文心慌了。兩人戀愛時曾遭秀梅父母的強烈反對,他們認為他沒錢沒前途,秀梅一旦回娘家,岳父母一定會火上澆油,后果不堪設想。
 
  快到家的時候,李建文正要把酒瓶藏到什么地方,卻見迎面過來一個醉鬼。醉鬼見他拎著酒瓶,一把拉住他,叫他把酒賣給自己。他還想喝,他還沒醉。李建文甩手就走。醉鬼見他不給酒,馬上從口袋里掏出一百塊,一定要買。李建文無奈,急于要擺脫他,便將酒瓶塞進他懷里,說一百塊太多了,他得找他九十塊。等李建文拿出零錢,酒鬼拎著酒瓶早走了。他追過去,硬把九十塊錢塞給他。醉鬼斜眼看他,吃吃笑著說他真是個好人,好人就應該有好報。說著,他從懷里掏出一個信封塞給李建文,然后招手叫了輛出租車,大聲喊著去泥河口。
 
  李建文站在原地愣了半晌才打開信封,里面居然是一千塊!他的心怦怦跳著,想追,出租車已經無影無蹤。這個酒鬼,真是醉得不輕。
 
  高高興興地回到家,李建文一心想討秀梅歡心,就拍拍胸脯說帶她出去浪漫一把,就去新開的咖啡館“風情愛爾蘭”。秀梅斜眼看他,問他這“葛朗臺”怎么突然大方了?李建文說今天是情人節,得罪了老婆他罪該萬死,現在要將功補過。
 
  秀梅高興起來,化了淡妝,跟著李建文出門。兩人打車來到咖啡館,服務生將他們領到了角落里的位置。看著幽暗的燈光,聽著輕柔的鋼琴曲,要了兩杯“卡布奇諾”,李建文感覺心情舒暢。情人節,對他來說也是好運節啊,無緣無故“揀”到一千塊。秀梅喝著咖啡,臉色微紅,眼神里居然也有了久違的含情脈脈。
 
  見秀梅柔情似水,李建文想再來個錦上添花,于是招手叫過侍者。他給秀梅點了首鋼琴曲《少女的祈禱》。七年前,兩人剛戀愛時,還是少女的秀梅最喜歡聽的就是這首曲子。在她心里,最浪漫事就是兩人牽著手伴隨這曲子走一生。只是,在瑣碎生活的消磨中,他們有太久沒聽這曲子了?
 
  優美的鋼琴曲回蕩在整個大廳。秀梅低頭不語,李建文看著她,回想七年來的風風雨雨,不禁感慨萬千。一曲罷,李建文拿出一百塊錢放進了托盤,送給鋼琴師。
 
  侍者離開,秀梅微微責備他說心里想著她就行了,不用這么破費。李建文搖搖頭,說情人節,他愿意為她破費,誰讓她是他這輩子最心愛的女人呢。
 
  兩人正低聲說笑,鋼琴師走了過來。那是個極美麗的女孩,神情卻憂郁。她手里捏著那張百元鈔票走到李建文的桌前,輕聲問:“先生,請問您這錢是哪兒來的?”
 
  李建文愣住了,半晌才結巴著說當然是銀行來的。女孩搖搖頭,指著上面一行字說:“這是我男友的字跡。這錢,這錢應該是他的。”
 
  李建文很吃驚,低頭一看,紙幣上果然用鉛筆寫著一行小字:我愛曉娟。這是為你買戒指儲備的第四百塊。李建文張大嘴巴,忙掏出剩余的九百塊,每張錢上都寫著這樣的字跡。只是,有的是第五百塊,有的是第六百塊,數字不同而已。他抬頭看看女孩,女孩的眼睛里涌出淚水,說她就是曉娟,她認得男友的字跡。
 
  秀梅呆呆地看著老公,忙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建文正要解釋,女孩抽泣著說幾小時前她和男友張成發生了誤會。她在大廳里彈鋼琴,有人送來紅玫瑰,她跟著那男人離開,上了他的車,他輕輕吻她。這一切,是咖啡店為做宣傳拍的一段MTV,她可以掙到一千塊,想為他買情人節禮物。男友有點兒大男子主義,怕他不同意,她瞞著他。想不到,拍攝過程中,他興沖沖地來了,看到這情景轉身就走。她打電話解釋,他的手機卻一直關機。
 
  李建文終于明白了。這是那個“醉鬼”辛苦攢了很久要買戒指的錢,卻因為和女友發生誤會,一醉之下竟把錢給了陌生人。他向曉娟說明真相,說聽到她男友上出租車前說過泥河口。曉娟的臉刷地白了,說那兒是兩人初次見面的地方,他莫非是去尋短見了?
 
  說完,曉娟哭著沖出了咖啡店。李建文拉著秀梅趕緊跟出去,見曉娟攔了出租車,怕她出事,兩人也坐了上去。
 
  車一路飛奔,停在了泥河口。這是一片荒涼的河灘,遠處的河水深淺不一。三人找了許久,在一處深水溝邊,李建文發現了二鍋頭空瓶和一雙鞋。一看到鞋,曉娟“哇”地一聲哭了起來,邊哭邊大聲喊著男友的名字。
 
  三人深一步淺一腳地走出很遠,一片水洼里傳出一陣鼾聲。李建文趕緊走過去一看,不是那個“醉鬼”張成還能是誰?只見他赤著腳,滿身的泥水,酒氣熏天。李建文忙大聲招呼曉娟,讓她趕緊過來。曉娟急切地跑過來,見男友醉成這樣,又心疼又生氣,上去就給了他一巴掌。張成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到曉娟,不禁大聲笑起來,說知道情人節這天她一定會來這兒。這兒可是他們心里最浪漫的地方。說著,他又摸口袋,說攢夠了給她買戒指的錢。摸了半天沒摸到,張成一把抱住曉娟哭了:“對不起,對不起,我把給你買戒指的錢弄丟了。我真沒用。怪不得你們家人不同意我們在一起,我真沒用。我攢了好幾個月,我,我還要攢,一定給你買一枚金戒指。”
 
  李建文和秀梅怔怔地看著眼前這對戀人,想笑,卻不約而同地掉下淚來。

上一篇:終以深情相執手 下一篇:六十歲男人的迷途

? 东方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