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歲男人的迷途

發布時間:2019-03-19 18:29:55
六十歲男人的迷途
  

  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女人?我只是聽別人說那個女人姓顧,四十五六歲年紀,人不但長相一般還有些微胖,可但凡到她店里理發的男人幾乎個個都與她有染。但是真正像老丁那樣只去過兩次就決定離婚娶她的男人以前還真沒有過,更何況老丁都已經六十歲而且是好幾歲孩子的外公了呢!
  
  老丁是個東北人,年輕時娶了我們這邊的媳婦在東北生完孩子之后就全家搬到我們這邊來生活了。丁嫂個頭不高身體瘦削年輕時應該算是個小鳥依人的女人吧?但是她卻生性堅強而且能力很強,基本整個家里里外外全靠她在搭理。而身強力壯的老丁卻整天笑嘻嘻的,而且還很喜歡做飯,頗具家庭婦男的氣息。
  
  他們夫妻擺地攤做過小吃,開過正規大飯店,后來也開過糖果廠,在縣城重要地段蓋了三層的一串沿街樓,日子是一直在蒸蒸日上的。但是后來偶爾的一次糖果廠鍋爐爆炸,讓他們一度欠了不少外債。于是那時起他們就關閉了糖果廠,把沿街樓全部租出去,夫妻倆又重新擺地攤做起了小生意。就這樣一年年靠著樓房租金和做小生意賺來的錢慢慢將欠款還上了,日子開始重新有了起色。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有一個聰明乖巧美麗大方而且好學有骨氣的女兒,研究生畢業后不但在上海找到了最理想的工作而且還為他們找了一位在銀行擔任要職的品貌兼優的好女婿。婚后不久就給他們老夫妻生了個白皙可愛的胖外孫,這真可謂錦上添花,令他們喜上眉梢。
  
  應該說這已經很圓滿了,他們夫妻應該只靠著房租就可以享清福什么都不用做了。可是就在他們決定最后一個月結束就不再擺攤做生意了時,丁嫂突然渾身不舒服,一到地攤就眼前模糊,看著來來往往的顧客都是一個模樣,賣了東西也無從去收錢。
  
  于是他們就找人給看去,有“明白人”就說有仙人讓丁嫂在家擺案脫凡,成為太上老君在人間的化身,為天下女人解除疾苦,治病救人,因此故意那樣不讓她再繼續擺地攤了。于是丁嫂就真的不再擺地攤了,而且一夜之間頭發也幾近全白,還挽起了太上老君那樣的發髻,家里也擺上了燒香求跪的一切家什,真的就開始正常“辦公”了。
  
  還別說,看來這社會這行業還真的挺吃香的。經常見有豪華轎車出出進進,慢慢丁嫂也逐漸成了遠近聞名的知名人士,據說她真的對腰椎間盤突出和頸椎病等有特效:只要上香,按摩一下就會完全好了。
  
  香火越來越旺,香火錢也越來越多,老丁這下更是啥都不用干了,只美美地在家做做飯,收收貢品錢財之類的就行了。我經常見他沒事在樓前牽著狗狗遛彎,每次他都熱情地跟我攀談一會兒,依舊保持著他濃重的東北口音,其實我還是蠻愛聽的。
  
  可是這樣的日子大約持續了一年左右,突然好長時間沒有見著老丁了,我還真有些納悶。直到有一日丁嫂突然來我家找我老公問接不接某樓盤的工程時,我們才驚訝地得知她跟老丁已經離婚了的事情。剛聽到這消息時我跟老公都是圓睜了眼睛的,可是這確是千真萬確的:只是因為六十歲的老丁去了兩次顧姓女人的理發店,然后就開始慢慢把家里的錢幾千幾千往外倒騰,直至丁嫂發現了他便斬釘截鐵地提出了離婚并決定跟那個丈夫死了還不到一年的多少也算“出名”的理發的女人結婚。
  
  丁嫂說女兒女婿都來勸過了根本沒用,個子已經很高的外孫怎么叫著姥爺也沒用,就算是凈身出戶也要選擇離婚然后立即跟別人再婚,就像那個女人給他使了什么魔法一樣。當時丁嫂說的時候看著挺無所謂,可是我總能注意到她眼神里掠過的那一絲不為人知的傷感。
  
  她說她好幾次在三樓偷偷往下看的時候就看見老丁跟那女人摟在一起在夜晚偷偷注視他們家的樓房,估計那女人是在打他們家樓房的主意呢。可是她說他們家樓房本來土地證房產證就全部用的她的名字,老丁又是自己有了外遇自愿離婚的,所以她只能讓老丁空著手走,看那女人能愛他多久?還說老丁看著壯實,其實一身病呢:什么高血壓,冠心病之類的都有。估計到時候那女人要是知道他什么財產沒得到,還一身毛病,他們也不會堅持多久的。
  
  丁嫂還說他們剛離婚人家就登了記并去老丁的家鄉東北旅行結婚了,還蠻浪漫的。可是丁嫂說她婆婆給她打電話了,說就算去了也絕對不會讓他們進門的,也永遠不會承認顧姓女人是兒媳婦。女兒也說離婚后不會再承認有這個爸爸,所以有了女兒跟婆婆的支持丁嫂看起來還是蠻有自信等著老丁迷途知返的。但當時她卻跟我們說她倒要看看,哪天老丁被人家一腳踹開流落街頭時是啥丑態?
  
  我能看出丁嫂說這話時內心的自信與期待,他們畢竟風風雨雨走過了幾十年,怎么可能就這么容易因為一次迷途而徹底決裂呢?
  
  最近好長一段時間了,我都沒有看到丁嫂家再有“看病”的人出出進進,偶爾去租他們樓房的飯店吃飯才得知老丁跟那顧姓女人旅游回來沒多久就一直吵架,也許是因為那女人突然知道了老丁不過是個六十歲的窮光蛋的緣故吧?然后那女人就直接起訴離婚了,無家可歸的老丁沒臉再找丁嫂,所以一個人借了路費厚著臉皮去上海投靠女兒了。
  
  子女永遠都是存著一顆報恩之心的,所以還是寬容地接納了也不能算是自我悔過迷途知返只能說是人到老年途徑了一場風花雪月卻落得了如此悲戚的下場的老丁。而后怕老丁難看,就干脆把丁嫂也接了過去,算是給他們緩和一下情感的氛圍,同時也給他們一個足以回還到這里重新一起生活的足夠的時間空檔。
  
  編后語:
  
  后來我曾聽說過這樣一件事:鄰居說丁嫂“辦公”之后神家是杜絕夫妻同房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對于六十歲的老丁的出軌迷途是他本心里就有不良的因子還是某些我們所不能理解的所謂的“神話”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一個六十歲的應該稱得上老人的男人,卻在短短兩個月之內離婚再婚再離婚不久可能還會再婚,這或許真的值得我們深思:究竟是這個社會上某些女人太唯財是命?還是夫妻之間無論到了何時性都是一種維持愛與生活的本源?
  
  我認為:在我們的生活中,錢不是萬能,但沒有是萬萬不能的。所以我追求錢財能滿足最基本的生活之需之后還要多少能有些節余就好,不要人心無足,更要取之有道。另外在我們的生命里,性也是不可或缺的,但卻不是必不可少的。我們更多地應該堅定感情的基礎,做好自己的本分,永遠不要讓良心輕易地打了折扣。
  
  我聽他們說丁嫂去上海前已經撤了“辦公”的一切家什,把家恢復成了他們原來生活的樣子。對于她之前的所為迷信與否我真的無從去作出評論,我只是想說我們一定要珍惜人生中必須的事物,比如陪伴了我們幾十年的那個人。也許只有失去過我們才會懂:原來他是那么地重要!其實擁著他平平實實地過活就是幸福,何苦要整出太多的完美與神奇呢?所以我祈愿大家都能夠好好用心去珍惜身邊人!

上一篇:家中趣事之情人節的不義之財 下一篇:時間讓你與眾不同

? 东方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