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遺夢小城之劍川

發布時間:2019-03-19 18:55:59
遺夢小城之劍川


        做夢的時候夢見最多的地方就是家鄉!待的時候不怎么覺得,而離開的時候又是不得不回頭看看,然后是在日記本里寫滿了關于它的文字,密密麻麻的。當你翻開日記本的時候,那折皺了的紙張發了霉似的,霉味里透著的卻是時間記憶下濕濕的想念。

  劍川,是我的家鄉,遙遠、偏僻、小巧玲瓏,夢里無數次闖入,弄濕了我的記憶。小城確實很小,或者叫小鎮更為貼切。要是你要逛逛,只是買個小物件,也似行者一樣的匆匆一瞥,或許不需要多少功夫,一頓飯的來回就可以走完;要是你和我一樣喜歡細細觸摸這個小城破敗了的古老房子、墻壁、土墻,還有那鋪著像及了電腦鍵盤一樣的古老街巷,那花的時間會慢慢變成純釀的酒一樣,迷醉的癡迷勁兒那自然是不要我多贅了。離開這個小城盡是那么不可思議的事兒,不是故鄉卻甚是鄉愁!

  對于小城,我談不上特別的熟悉,也就是每次回家路過時偶爾的停留或是下榻留宿,或是偶爾幾次的認真的閑逛,我沒有在這個小城住過多長時間,也不像土生土長的人一樣待久了總是抱怨。小城于我,不及我的村莊熟悉,卻是我魂牽夢縈地方,關心她的人、關心她的田園、關心她的街巷,在下雨的時候關心她、在難得下一次雪的時候關心她的美貌、在秋葉紅遍山嵐的日子里關心她的天藍,關心她的前世今生,牽掛成了我們在異鄉又是揪心又是想念的病癥。

  家住在鄉下,小時候能有一次來縣城的機會,那都是年少的我們一個偉大的夢想,懵懂的歲月里關于她的事兒、話語常常筑成一個個發著光環的夢,就像透過葉子折射到在林間徘徊的我們身上的光一樣醉人。為此,每次到縣城,每次踏上那鋪滿鵝卵石的巷弄,我都是很認真的樣子,看看房子古舊的樣子,低俯著端詳石子鋪成的樣子,或是留意溪水流動的方向。次數多了,慢慢的就習慣這樣欣賞這座小城的方法了,直到現在每匆匆一次的路過、停留都戒不掉,改不掉的是在腦海深處的記憶、戒不掉的是像根植在森林里的樹一樣的鄉愁!

  小城并沒有被禁錮一樣的城墻圍繞著,來來往往的街巷還有緣著街巷流淌著的溪水和吸附著時光味道的老房子、土墻、木門扉就構成了小城的全部玲瓏夢。她只是住落在茶馬古道上的一個驛站,在很久很久以前,繁華的時候至多也就是馬幫落腳的夜晚的吵擾,喧囂或許也只是棲息的時候馬的嘶叫,她只是寧靜極了的迎來送往。她就那樣靜美如湖般的被上帝安置在大理和麗江之間,沒有大理那樣大家閨秀的幽雅,也沒有麗江那樣繁華高貴的嫵媚,她只是停留在她們之間玲瓏嬌小的小家碧玉,書生文雅著的藐小不會讓細心的你察覺到她的存在。偶然間的誤入,涉足,日子呆久一點,你會察覺到她的清馨與那小城空氣里沁逸著沉香屑的淡淡香氣,剛好刺激著嗅覺的發現。

  小城的小可能出乎你的意料,小得讓你難以發現她古樸與寧靜。雖然處在大理和麗江之間,卻顯得有些木訥,她的美只有你抽出好些天慢慢閱讀著才會驚訝、才會嘆服,小城透著的豐富的內涵,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的家門對聯、牌坊,處處洋溢著這個小城對古老文化的推崇,行走在街巷的石板路上,內心思緒滿懷,留下的徘徊與悵惘的心思總不免讓你尋個停留的借口。在古城里隨處走走、閑談之余,愛好書法和繪畫的人會很輕易的覓著喜愛的字與畫,或許字跡寥寥卻能蒼勁有力不乏有些功夫,或許卷畫數筆卻能栩栩如生,你會欽佩寫字之人筆鋒的流利,你也會贊嘆作畫之人靈動。字、畫、門聯、牌坊、樓牌,無門不對聯、無壁不書畫、無樓不成歌,涉足在街巷的幽深里,除了嘆惘恐怕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言辭來修飾心中的思緒了吧!

  小城里的老房子都是用土墻圍成的,數不清的木頭和木板,房頂在蓋上一層磚窯燒制成的青瓦片,修修補補、堆堆砌砌就成了一戶人家,房子不是很大,但足以容得下幾口之家,房子與房子緊挨著連成一片,便成了一條街巷,夜晚不知名的人兒嘴唇里吐出沙啞幾聲白曲調子,便打發了一個個安靜的夜晚。時間深處噠噠的馬蹄聲,慢慢的逝去在三月的春帷里,跫音漸次低沉,小城已老!

  隨意叩開一家的房門,待上喝杯水的功夫,屋檐、墻壁上爬滿的文案,栩栩如生又帶著生動意愿的樣子,動心的你,無不被這雕刻者的手藝所傾倒。木頭加上隨意的雕琢,木屑飛濺處,各色各樣的文案就像幽靈一樣的附在了墻上、門框上、柱子上,此時木訥的就不止是這個小城嘍。

  在外久了的人,很輕易叩開故鄉的味道就數小城街巷深處,老房子里飄出一縷縷餌絲的香味,一碗鮮湯、一把餌絲、一勺肉醬就成了小城的人不變的鄉愁、家鄉的回憶。不是有人說過:佳肴山珍不及一碗餌絲的誘惑。

  小城的東邊有一片水,在時間的羈旅里倒映過無數云彩的影子,載下了無數只飛鳥掠過和嬉戲的音容,水草豐滿、小船偶爾的劃過,久而久之這變成了湖,她接納著壩子所有的美,雖處在現代卻仍然保留著她的寧靜之美,這湖沒有一絲一毫的污染,湖水清的可以看見劃著船經過的你那天真的臉,湖中游魚細石像是攤在歲月里的容顏,時間不老、湖光清漣!任性的人兒騎個腳踏車,三兩好友圍著湖肆意的飛馳,然后覓一個湖邊水草鮮美的地方放歌、暢飲,也許那是最愜意的事兒了!

  小城不是很大,剛好能盛得下一座城的故事.

  街巷墻壁很老,剛好趕得上茶馬道上馬幫的跫音,馬蹄聲漸次遠逝,小城歸于寧靜!

  他靜靜的存在,根植在我的血脈里,就像日常生活的柴米油鹽一樣!

上一篇:OPPO渠道下沉伏擊華為:下一步角逐海外市場 下一篇:滿天的星星

? 东方6十1走势图 爱彩彩票网址 吃饭直播怎样赚钱 闲来湖南麻将下载 爱打麻将的女人都是什么人 中国在国外建高铁赚钱吗 唯品会的赚钱手段 边锋杭州麻将6.9.0版本 瑞彩网能赚钱吗 米赚 手机赚钱手机版下载安装 大话手游新区赚钱 免费聊天赚钱的app 捕鱼大师现金版本 触手tv直播平台怎么赚钱 彩世界群 csgod网能赚钱么 优衣库赚钱吗